楚天都市報訊 圖為:皇甫江武當時救火圖片
  圖為:“抱火哥”皇甫江武
  本報記者汪亮亮 通訊員李國柱
  一個被燒得漆黑的煤氣壇,閥門處吐著1米長的火舌,一名消防員抱著不知何時會爆炸的起火煤氣壇狂奔。這張照片近日在微博上瘋轉,網友親切地稱這名臨危不懼的消防員為“抱火哥”,並問他是哪裡的消防員?昨日,記者多方查找得知,“抱火哥”是武漢市徐東路消防中隊合同制消防員皇甫江武,來自陝西,今年26歲。
  他抱著煤氣壇衝出火海
  昨日,在徐東路消防中隊,記者找到了“抱火哥”皇甫江武,記者問起照片的事,他說自己也是前晚才在網上看到那張照片,之前都不知道有這張照片,因為救火的事情過去有點久了。
  那是1月3日上午9時,鐵機路一家臨街的茶餐廳失火,樓上是一家網吧,情況危急。徐東路消防中隊官兵前往救援,皇甫江武是攻堅組成員,第一批沖入火場。他們冒著濃煙穿過餐廳大堂進入廚房,看到裡面有8個煤氣壇,其中3個在燃燒,有2個由於氣不多很快熄滅,唯獨一個煤氣壇氣很足,火焰噴出1米高,十分危險。
  這時,皇甫江武二話沒說:“朝我噴水。”戰友心領神會,先向著火煤氣壇身噴水降溫,隨後將皇甫江武全身打濕。他一把抱起著火煤氣壇,就往外跑。“二三十斤,有點重。”起初他是豎著抱壇,出餐廳門下臺階時,遇上風,火焰一下向後飄,他連忙一側頭,並調整姿勢斜著抱。雖然戴著頭盔,可火焰擦過,臉部還是被燙紅了。
  小跑了十幾步,來到空曠地,皇甫江武才將煤氣壇放下,戰友連忙繼續對壇身噴水降溫,隨後用濕抹布蓋住火舌滅火。
  抱著起火煤氣壇這一幕,被圍觀的市民拍下,發上了微博。近日又經“網絡大V”轉發,在網上引發熱議。武漢消防部門從不太清楚的側臉判斷,“抱火哥”就是皇甫江武。
  “抱火哥”坦承事後也害怕
  記者打開微博上網友的評論給皇甫江武看,只見“英雄”、“致敬”等話溢滿屏幕,他不好意思地說:“事後,我其實也挺害怕。”
  煤氣壇被撲滅後,副中隊長王傑對他說:“幸虧你當時改斜著抱,煤氣壇若爆炸,是壇頂和壇底兩端爆,如果垂直豎著抱,對頭部威脅較大。”
  皇甫江武聽後,感到後怕,他不敢將此事告訴家人。他說,自從當了消防員,媽媽幾乎每天都給他打一個電話問情況,“他們都知道消防員蠻危險,所以電話里我總是報平安。”
  徐東路消防中隊副中隊長王傑也參與了那次救火。他說,皇甫江武平時話比較少,但做事很踏實,“網友對皇甫江武點贊,其實是對我們所有消防員的鼓勵。”
  “抱火哥”是名合同制消防員
  記者註意到,皇甫江武軍服的肩章等處與消防兵不同。原來,皇甫江武不是現役的消防兵,而是面向社會招聘的合同制消防員,合同兩年一簽。
  武漢人口總數破千萬,依標準消防員按總人口萬分之四配備,應有4000人以上,事實上武漢一線消防員僅千餘人,缺口較大。於是,武漢消防向社會招聘合同制消防員,彌補警力不足。皇甫江武是陝西渭南人,他看到招聘信息後,2011年底來武漢當了一名合同制消防員。
  “剛來什麼都不會,訓練了3個月,蠻苦啊。每天6點起床,長跑、單雙杠、仰卧起坐,救援技能訓練。”他說。
  2012年,他正式簽約成了一名消防員,開始24小時待命,隨時出警。和現役消防兵一樣軍事化管理,吃住一起,半夜有警情也得起床。
  合同制消防員與現役消防兵相比,唯一的特殊化是每周有雙休。可皇甫江武是外地人,雙休他還是待在警營里,隨時聽命。“工資第一年2600元,第二年3000元,聽說乾到12年可拿到4000元。”皇甫江武說。
  徐東路消防中隊是武漢消防的改革試點,目前有17名合同制消防員,現役的只有14名。“雖然合同制消防員占了主力,這或許代表著一種趨勢。”徐東路消防中隊中隊長梁軼洲說。
  皇甫江武的合同是本月30日到期,他選擇去體驗新的生活。他說:“我一直把自己當消防兵,為人生有這段經歷而自豪。”
  (原標題:煤氣壇火焰躥出1米長 消防員抱著就跑)

rz69rzvfp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